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un Tian (binghe)

超越自我,洞察宇宙

 
 
 

日志

 
 

线性文字A  

2013-03-31 23:0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线性文字A - 冰河 - Chun Tian (binghe)
 (Copyright Kevin2.0)

仍然没什么特别可说的。过去的一周里努力工作,顺利搞定了大量项目,最终把因为复习和参加意语考试而耽误的时间全找回来了。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思路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每天醒来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家里的书架,然后开始反思其中很多书已经很久没看过快要成为摆设了。

不过语言学习上也没耽误,而且本周里还接连取得了重大进展,不但把几乎全部的梵语字母借助先进的桌面软件背熟了,而且在希伯来语上也终于走出了背字母的阶段,开始学习语法相关知识了。不过4月份的学习重点将是西班牙语,因为5月下旬就要参加考试,我可不希望白白浪费几百块的考试费以及让我的西语小姑娘失望——还惦记着学好西语以后去找她呢。另一方面,外语学校的意大利语老师深得我心,目前正在积极培养感情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由于已经接触了不下10种外语了,我好像已经把学习任何一种新语言的流程总结出来了:
  1. 字母。对于非拉丁字母书写的语言是必要环节,目标是在头脑中建立字母和声音感的对应,最好能达到条件反射的程度。对于梵语和阿拉伯语来说,这个过程可能要花很久。
  2. 发音。掌握语言中的所有可能的发音(元音和辅音),在IPA国际音标表中标记出该语言用到的音标,然后区分其他语言中相似的音位。
  3. 语法。循序渐进地掌握整个语言的语法,同族的语言间要仔细对比区分以免记忆混淆。
  4. 词汇。必须记忆数千个常用的单词,在头脑中更新 “概念-语种-单词” 的三维表格中对应语种的部分。
  5. 阅读。通过实际阅读来自母语者的语言应用范例来掌握语法和词汇间的合理组合方式。
  6. 交流。跟母语者建立日常联系以确保书面和口头对话的机会——母语者的即兴表达往往反映了语言的最新发展。(只有仍在使用的现代语言才有可能产生对话;古代语言只要能读能写,甚至只会读就够了)



最近重读了百度百科上关于线性文字B的条目,以下转引其中的后半部分:

线性文字B的破译

为了破译线性文字B,伊文思为之呕心沥血,做了大量深入的研究,曾提出许多理论和假设。但直到他1941年去世,仍然没有完全解读这种神秘的文字。
在伊文思逝世前五年,1936年,伊文思在伦敦召开以 “久被遗忘的古代克里特文明及其神秘的文字体系” 为主题的一个学术会议。在与会者当中,有一名年仅14岁的男孩,对古代语言文字抱有极其浓厚的兴趣。他一边听讲学术报告,一边暗自发誓:一定要揭开克里特文字之谜。这个男孩就是麦克尔·文屈斯(Michael Ventris)。
文屈斯开始与学者通信,向他们请教,经过多年的奋斗,终于在1952年与研究希腊语早期历史的学者约翰·查德威克(John Chadwick)一起成功破译了线性文字B。文屈斯的成就,不仅在于破译线性文字B,而且无可辩驳地证明了这种文字是希腊大陆迈锡尼(Mycènes)居民所使用的书写体系,这些居民就是使用印欧语族语言的希腊人,他们生活的年代即是荷马史诗英雄所属的年代,即公元前十五世纪到公元前十二世纪。在获得这个结论之前,他曾历尽艰辛,仔细研究大批仿佛微不足道而且看似互相矛盾的出土证据。
正如文屈斯的朋友和同事查德威克说:“文屈斯善于从古文字符号令人迷惑的各种形式中看出一个基本模式,并准确地辨认出其中恒常的要素,从而揭示所有符号背后的隐秘结构。总而言之,他的天赋即在于能够从表面的混乱中发现秩序。”
遗憾的是,文屈斯于1956年死于一场车祸,年仅34岁。

编辑本段破译线性文字B的意义

“线性文字B”的破译,为人们解开了迈锡尼文明的诸多谜团,人们从泥版上的文字中了解到了迈锡尼王国的社会政治体系、经济状况、社会生活状况和宗教仪式的情况。
另外,线性文字B的破译使人们对希腊语的历史有了新的认识。正如希腊语学者查德威克所指出的,“线性文字B给沉默的史前希腊文明提供了一种语言上的解释,将早期希腊文字的出现向前推进了700年,更加深了我们对希腊语的认识:希腊语拥有一段连续的、有记录的、长达3300年之久的历史。”
然而,使用线性文字B书写的泥版只是非常有限的文献资源,加上在器皿上的镌刻,总共才有5000篇。此外,这些泥版文字都相当短,且大部分都出于行政目的,如仓库清点和会计记录等。即使文屈斯和查德威克对泥版的解释有时也是猜测性的,其原因是泥版上有一些表意模糊的名词,让人无法理解其确切含义。因此,人们对迈锡尼文明和“线性文字B”的探索,还将不断继续下去。

以上是语言学史上的一段广为人知的佳话,对此我有许多心得体会。除了对希腊语本身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之外,我看到了一项伟大的学术成就从提出问题到解决问题的全过程,而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这个 “14岁小男孩” Michael Ventris 为什么能够完成其他更专业的语言学和考古学家们都没能完成的伟大成就。其中每一个环节似乎都很重要:那场提出未解之谜的学术会议、与会者当中的小男孩、多年的奋斗、“能够从表面的混乱中发现秩序” 的天赋。最后,虽然他不幸英年早逝了,但人们却会因为他的成就而永远记住他。

我早已不是小男孩了,但如果我的留学计划最终得以成行的话,以我的办事风格,我想我极有可能去研究另一个相关的未解之谜:线性文字A。我会把这个心愿写到我的大学申请信里。

  评论这张
 
阅读(293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